诺德风雪狂

有美一人

汝阳王府的小郡主其实并不很看得上那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人。

在她看来,他们不过是莽夫,是会逞些匹夫之勇。只可怜目光短浅,自欺欺人。争来争去不过些许小利,以为凭区区江湖二字便真能把自己和贱民区分开来。

以这些把戏能逍遥至今,无非是朝廷懒得管,看不上。不然哪容这些蝼蚁猖狂。她爹爹大军之下,四海焉有不服者?

不过她对武功确实感兴趣。

她喜欢自己强。

可高深的武艺,那些汉人藏得紧,她学不到精华,就算那些汉人敢教,她也不敢尽信的学。

所以她一边央了她爹,为她搜寻愿意投靠的武林人士,一边也养成了一个捡人的习惯。落魄的,重伤的,只要武艺好,她都要。救命之恩,知遇之恩,她还学不到些许武功?

不光是学。她是个极聪明的人。自认尊贵又骄傲,难道那些汉人能创的武学,她便创不了?

她要自己创。她要尽搜汉人武学,创出她们蒙古人的绝学。看那些高来高去的匹夫还敢不敢叫嚣!

小郡主实在是一个很倔强的人。

这个时候教文课的西席师傅已经回去小憩,小郡主就去了练功房用功。一招一式,练得倒也认真。

圆真来了,请安之后便在边上候着,不时解答小郡主的疑问。

半个时辰后,小郡主收功,边匀气边问圆真,“大师今日来得晚了。”

圆真心里被问得有些着恼,面上却是诚惶诚恐,低头认错。

“没事,大师下次莫让我好等就好。”小郡主看了圆真一会儿,方才开口说话,令圆真心下更恼。这老的不省油,小的也略见锋芒。不过看这小丫头片子对江湖的兴趣颇高,这搅混水的事,怕是真只能落在这人身上了。

思及自身种种筹谋,他虽不甘要等,却也只得如此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