诺德风雪狂

天凉好个秋

赵敏喜欢听书看戏,喜欢看些话本,喜欢那些有结局的故事。


周芷若少时天天习武练剑,后来忙着把收拢峨眉,实在是一个实在人,没什么空听这些风花雪月。


她其实是极诚心的人,对人好便是她能拿的出的十分好。可惜从少时峨眉上下,再到后来的赵敏,都不是可以完全坦诚的人。


她现在回头想想,还是张无忌好。温和宽容,再适合自己不过了。没必要隐忍欺瞒,有啥说啥就行了。俩直筒话篓子,多好。


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,自己都要死了。


周芷若费劲的想把平时摸着软绵绵,现在抱着自己像堵墙似得赵敏推开点。这都不是抱,这是勒了。


哎,这人,平时机灵得很,其实心里也有股子憨,又骄纵霸道,自己这一死,自己是解脱了,她啊,怕是要气死了,哈哈。


想着想着,只觉眼皮越来越沉,颈间叫嚣的伤口随着越来越安恬的意识一起平静了下来。周芷若意识到,她要和这个世界真正的分别了。


这一刻她心中无悲无喜,只剩那份她一直求取却从未眷顾她的安宁。


在她人生的末尾,她得偿所愿,自此周芷若这个人再也无憾。


这边厢周芷若去的不回头,那边赵敏抱着她,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。


这算什么?好不容易可以在一起了,终于可以在一起了,自己甚至抛弃了蒙古这一身份,换来的是什么?


她宁死也不肯和自己在一起的吗?为什么?!


她心中太多的愤懑疑问,夹杂着滔天的怒火和悲伤,把脑子搅成了一团浆糊。只知道抱着周芷若,这个狠心人。


她不知道自己抱了多久,也不知道周芷若究竟何时去了,只是一直抱着,直到自己怀里的这个人变凉。直到她感觉到凉。


灵魂幽荡飘飞,思绪万种千重,这凉意却从指间臂膀直沁入心尖,叫心尖颤了颤,醒了醒。


啊……原来,这就是死啊。


她想着。


她死了。她居然一句话都不留给我。


天有些凉了。

评论(7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