诺德风雪狂

矜傲

小郡主含着纯金汤勺出生,从小就聪明好学,长得又伶俐可爱。


没人会给她气受。


自幼习武,平日里倒是挺独立,也会觉得周围熙攘的仆从十分烦人。也并不太要婢女帮着擦面沐浴。


并非是她觉得大家平等都是人,她只是嫌她们不如自己合心意罢了。


她是生来就高高在上的。

她总是那么高高在上。


所以她心血来潮,只带了苦大师出来微服出游,体察江湖。说是要亲眼看看这个江湖到底是什么样的。也十分自信她自己就是一个江湖人该有的样子了。


然后她被一根筷子打下了马。


如果她是郡主,那么她现在应该震怒自己的护卫吃干饭和大喊:“有刺客!”。


但她现在应该是个普通的江湖人。


她该……


“苦大师,有人行刺为何没有拦下?”


苦头陀平静地低下了头,人设令他无法对行刺这个词进行任何的纠正,只能“阿巴”一声向着筷子暗器射来的小摊处疾冲而去,一双肉掌拍向小桌,碎了抄手,凉了童心。


周芷若就这么被自己师父一推推出摊外摔了个小屁股墩儿,直愣愣地看着场中瞬息变化。抄手被踩了,男的肉掌虎虎生风把她师父的身影围的密不透风,快看不见她师傅了,“铿锵”一声,她师父剑出鞘了,男的跳开了……


周芷若小朋友沉痛的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抄手,麻溜儿的坐起来就想往她师父那儿跑,刚迈步就觉得自己左肩有点儿沉,还在越来越沉。


她暗叫不好,心中沉重的转头一看,果然,一个五彩斑斓的蓝。


呵,连小孩儿都欺负,小人。


呵,对本郡主不敬还想跑?刁民。

评论(2)

热度(18)